百忍成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
  • 来源:香港电影金瓶梅_香港古装三级_香港经典三级影片

  早年間,冀北以東有個小村子,叫盲腸村。村裡男人好鬥,芝麻綠豆大的小事,都能打起架來。
  有人打架,就得有人勸架。這勸架的差事,自然落到瞭村保長頭上。盲腸村的保長不好當,男人們大多性如烈火,拉也拉不開。這不,上任保長因為勸架,頭都被打破瞭。養好傷,他跟上級田鄉約辭瞭官,說啥也不幹瞭。
  村保長的位置空瞭出來。田鄉約希望村民毛遂自薦,還把俸祿提瞭一大截,可無人應征。田鄉約急壞瞭,眼看馬上又要交皇糧,沒人主事怎麼行?
  這天吃罷晚飯,田鄉約獨自進瞭盲腸村,徑直來到張老栓傢。張老栓四十來歲,背有點駝,是土生土長的盲腸村人。田鄉約開門見山,說想讓張老栓做盲腸村的保長。
  張老栓一聽,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。田鄉約耐心地說:"我知道老哥你脾氣頂好,待人和善,萬事能忍。村裡不是都喊你‘張萬忍嗎?常言道:小忍成人,大忍成佛。老哥是有福之人,就受累出來挑個頭兒,權當是造福全村百姓啦!"張老栓猶豫半天,勉強應承下來。
  談完公事,張老栓說:"田鄉約,後天我兒子狗娃娶媳婦,您過來喝杯喜酒。"田鄉約一口答應。
  田鄉約走後,張老栓一傢子炸開瞭鍋,都覺得張老栓不該當這個保長,吃力不討好。張老栓沒吱聲,拿著煙袋鍋子就出門溜達去瞭。
  轉眼到瞭狗娃娶媳婦的日子。
  晌午過後,道賀的人陸陸續續上門。狗娃穿一身嶄新的衣裳,站在院門口迎客。沒一會兒工夫,院子裡就坐得滿坑滿谷。
  張老栓親自掌勺,燒幾樣硬菜款待賓客。正忙得不可開交,忽見狗娃闖瞭進來,大叫:"爹,出大事啦!"張老栓白瞭狗娃一眼:"大呼小叫的!火燎你屁股蛋子啦?"說著,將鍋鏟子一放往外走去。狗娃跟在後面說:"來瞭一高一矮兩個漢子,吵著進來喝喜酒!"
  張老栓趕到院門口一看,隻見圍瞭一撥兒人,當中一高一矮兩個漢子一襲白衣,頭上還戴著白帽子,在一團紅色的院子裡格外紮眼。張老栓撥開人群,沖二人一拱手說道:"二位爺,這是要……"高個子說道:"您是當傢的吧,剛好來給俺們評評理。既然是喜宴,俺們遇上瞭憑啥不能進來討杯喜酒喝?"
  人們的目光都聚集到瞭張老栓身上。知道他能忍,但這回自己傢裡辦喜事,兩個披麻戴孝的非要闖進來,實在不像話。盲腸村有規矩,逢紅白事,絕不能打架。大傢夥都等著看他能怎麼辦,甚至有人起哄:"張保長,叫人進來沾沾喜氣唄!"
  張老栓揣摩瞭一下,笑嘻嘻地說:"承蒙二位爺們瞧得起!裡面請!"狗娃氣鼓鼓地想上前阻攔,張老栓瞪瞭他一眼,他立馬不敢動啦。高個子大踏步往院子裡走去,說道:"還是當傢的敞亮,這才是待客之道。"矮個子也跟著進瞭院子。
  張老栓親自招呼:"二位爺請入座,馬上就要開席啦!"說罷,正要趕回灶臺,高個子卻攔住瞭他,笑著問:"當傢的,請問上席在哪邊?"這話一下子引起瞭滿院客人的不滿,紛紛指責二人不懂禮數。
  狗娃氣壞瞭,沖上來揪著高個子罵道:"讓你們進來喝喜酒就不錯瞭,還想坐上席,瞧把你美的!"
  矮個子走上前來,說道:"新郎官兒,我們到哪兒都要坐上席!"狗娃氣得掄起拳頭就要開打,忽聽張老栓一聲斷喝:"放下!"轉而他沖著二人說道:"二位爺們,請上席!"說著,他親自引著二人在上席坐瞭下來。
  院子裡的人都傻眼瞭,有的佩服張老栓肚量大,有的罵他軟蛋沒骨氣。所有桌子都坐滿賓客後,一道道硬菜擺瞭上來,宴席開始瞭。
  酒過三巡,高個子喝高瞭,顫顫巍巍地走到張老栓身旁,說道:"當傢的,俺們兄弟是外鄉人,天色已晚,想借宿一晚。"矮個子也蹭瞭過來,扶著張老栓的肩膀說:"當傢的,俺們兄弟有個請求。"張老栓說道:"隻要能辦到,小老兒一定滿足。"高個子、矮個子二人相視狡黠一笑,高個子沖張老栓耳邊小聲說瞭。張老栓聽完,立馬愣住瞭!
  狗娃連忙上前,張老栓將二人的要求說瞭,狗娃咋咋呼呼地說:"啥?讓俺把喜床騰出來給他們?"整個院子裡再次炸瞭鍋,親傢公臉都黑瞭,氣得連連灌悶酒。
  張老栓趕忙上前解釋瞭一陣子,走過來沖新人說:"委屈一下,你倆今晚去你弟弟房裡睡。"狗娃氣得吹胡子瞪眼,擼起袖子,打算教訓一下這兩個不知禮數的人。張老栓瞪瞭他一眼,不怒自威:"大喜的日子不許打人,照俺說的去做。"
  狗娃不敢忤逆親爹,隻得回屋哄新娘子。少時,張老栓領著高個子、矮個子緩緩進瞭新房。屋裡粉飾一新,點著紅燭。喜床是新打的,鋪著繡著鴛鴦的喜被。二人不客氣,脫瞭鞋子鉆進被窩裡倒頭就睡。
  第二日,新媳婦勤快,起瞭大早做瞭早飯,眾人也都起床瞭。張老栓盛瞭綠豆稀飯剛要坐下,想起一高一矮兩個外鄉人還在新房裡睡著呢,八成是昨晚喝高瞭,連忙叫狗娃過去喊二人起來吃早飯。
  狗娃氣呼呼地放下手裡的饃饃,來到新房門口敲門:"爺們!太陽曬屁股蛋子瞭!俺爹讓你們起來吃早飯!"連敲幾聲,無人應答。狗娃直接踹開門走瞭進去,他瞥瞭一眼新房,殺豬似的尖叫道:"爹呀!"
  眾人沖進新房一看,都愣住瞭。隻見床上躺著一高一矮兩個金子人兒,通體耀眼奪目。一個胸口上刻著"百忍",另一個刻著"成金",分明就是昨天那兩個外鄉人!狗娃驚訝地說:"爹呀,俺們傢發財啦!俺剛才咬過瞭,是金子不假。"張老栓沒吱聲,嘴裡默念"百忍成金"四個字,望著床上的金子人兒若有所思,隨後恭恭敬敬地磕瞭幾個頭。
  消息不脛而走,大夥紛紛過來瞧稀罕。張老栓把金子人兒化瞭,將這些金子平分給瞭大夥。
  不知咋的,待張老栓正式上任後,村子裡別說打架鬥毆,就連個拌嘴的都沒有瞭。盲腸村的男人都變得謙和瞭起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