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意購下凡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香港电影金瓶梅_香港古装三级_香港经典三级影片

  有一天,老君李耳閑暇無事,坐在兜率宮裡,看他手裡的如意鉤。隻見那金黃的如意鉤一閃一明,一閃一明,照出瞭一幕又一幕人間不平之事。他掐指一算,世上已經過到瞭元朝的時候瞭。他心裡說:"人間不平的事也太多瞭,依著問問不完,眼不見,心不煩,還是閉目養神吧。"想到這,就閉上睛眼。剛一栽嘴,手裡的如意鉤"撲塌"一聲掉到地上。
  這如意鉤在地上閃瞭幾下金光,接著飛到空中,旋轉一陣,一栽頭,往人間飛去。這時正是半夜子時,如意鉤象流星一般,栽入鹿邑縣內的丁傢莊,然後一折頭,一抹彎,鉆進一所破爛的茅草屋,往二檁子上一掛,不動瞭。
  這傢有夫妻二人,男的姓丁名正,四十二歲;妻子何氏,比他小一歲,模樣很俊。他夫妻二人都是從江南遷來,日子過得很苦。大傢知道,元朝的時候,人分四等,一等是蒙古人,二等是色目人,三等是漢人,四等才是南人。那些有權有勢的對老百姓壓榨很厲害,他們霸占百姓的土地,還強迫他們服勞役,把他們當牛馬看待。十傢養活一個當官的,誰這娶新媳婦,得先跟他們過夜。丁正傢的地叫大官伯顏雄傢霸占走瞭,傢裡窮揭不開鍋。這時,丁正的妻子何氏正躺在訂上翻不楞打滾的難受,臉上的汗珠子象豆子一樣。她已經懷瞭十個月的孕,胎兒生不上來,加上平時忍饑挨餓,把她弄得三分象鬼,七分象人。
  也就在這個時候,掛在二檁子上的如意鉤往上猛一拱,隻見"哧啦"一道金光,鉆到何氏的懷裡不見瞭。
  "咯哇,咯哇"兩聲哭叫,小孩從何氏身上降生瞭。小孩又白又胖又齊整。跟一般孩子不一樣的地方是有點羅鍋腰;嘴唇上邊長個叫人發笑的小彎弓胡;脖子上還帶個明晃晃的金脖項,仔細看看,是個如意鉤捏成的小圓圈。這孩子落地就會說話,叫爹叫娘。還會踢腳打拳,會對著面前的東西吹三口氣叫這東西變樣。更奇妙的是,這孩子一撲塌眼皮兒就長上一歲年紀,一連撲塌二十四下,長成個一個二十四歲的年輕人。丁正看著寶貝兒子,分外歡喜;回頭一看,見剛生過孩子的妻子因生瞭寶貝變得十分年輕、俊俏。她本來就很漂亮,這時變得如花似玉,比年輕的姑娘還漂亮十分。丁傢窮傢破院,今日雙喜臨門,為此,丁正特給兒子起名叫雙喜。這件奇事象紮瞭翅膀一樣,很快飛遍縣境。
  第二天上午,消息傳到大惡霸伯顏雄傢裡,他倆眼一瞪:"混帳!雙喜怎能生到下等人的傢裡?我要娶何氏當小老婆!"
  伯顏雄的大管傢耶律旺說:"大人這是怎麼啦?漂亮任你挑,何必娶個半截媒?"伯顏雄說:"我不準返老還童的絕色美婦人作低等人的妻子,我要叫她那像神仙一般的寶貝兒子喊我叫親爹,要用八抬大轎娶親,叫雙喜和丁正押轎當送客。把何氏送到我的府,叫丁正當我的嶽父,走一步喊何氏一個女兒,來一個丁正嫁女,雙喜喊娘我好跟眾大反打錘的伯顏雄豈不萬分快樂!哈哈哈哈!"
  耶律旺拍手喝采:"甚好!甚好!"接著,趴伯顏雄耳朵上說:"耳聽是虛,眼見為實,小婦人到底什麼模樣,大人不妨親自一觀。"
  "如此甚好。"伯顏雄騎大馬,帶隨從前往丁傢莊觀看,見瞭何氏,果真象說的那樣,就哈哈笑著,騎馬回府,對耶律旺說:"明日上午娶人,你快去後堂稟我母親得知。"
  耶律旺來到後堂,參見老太太。這是個七十多歲的老女人,又青又白的大驢臉,顴骨往外突著,倆眼閃著兇光。她一肚子壞水,伯顏雄做壞事,好多歪點子都是從她肚子裡所出。
  耶律旺把伯顏雄的想法對太太說瞭一遍。老東西不但不制止,還連連稱贊:"如此甚好!娶個奇人當媳婦,半仙半神童作孫孫,以後我傢大大小小都可以成神升天瞭!"伯顏母子主意已定,耶律旺帶著狗腿子到丁傢去通知。他們見瞭丁正,大聲喝道:"丁正聽著!我傢伯顏老爺要娶你妻何氏為妾,明午,抬轎前來。你和雙喜押轎當送客。從此你就是我傢伯顏爺的丈人,明天雙喜嫁母,你送閨女,拜天地時,你倆攙著新人,你要走一步喊一個"女兒".從眼下起,你們要做好一切準備,不得有誤!"
  丁正聽到這裡,頭暈多大,氣得倆眼直冒金花,大聲說:"這是誰出壞主意?"耶律旺說:"問這弄啥?若要應允,倒還罷瞭,若要不允,傢滅九族!一言為定,明天上午抬人!"說罷,抽身走瞭。
  丁正把事情向妻子說瞭。何氏不答應。夫妻二人哭成淚人。
  羅鍋雙喜走來說道:"二老不要哭,咱就按他們說的辦。"
  丁正夫妻十分吃驚:"雙喜,你咋能說出這樣的話來?"
  雙喜趴爹耳朵上小聲說瞭一陣。
  第二天的上午,一群人從伯顏雄傢出動,抬花轎來丁傢娶親,吹響器,點鐵炮,敲鑼打鼓,十分熱鬧。花轎在丁傢大門外邊落下。丁正和雙喜架著打扮好的娘子上轎。新娘子勾著頭,一聲不吭,頭上蓋著紅蓋頭。
  再說伯顏傢。伯顏雄披紅帶花,嘴上胡子喬得直冒青光,單等新媳婦下轎好拜花堂。他從前院跑到後堂,叫他娘快作受頭準備,忽然發現他娘啥時候不見瞭。他急得頭上冒汗,派人四處找也沒找到。花轎快回來瞭,這該咋辦?"娘可能是不想受頭,躲起來啦、、、、、、嘿,管她哩!娶媳婦要緊!"
  花轎在門前落地,丁正、雙喜架著新娘從轎裡走出來打麻拮火的、撤喜錢的,慌得腳不連地新媳婦的擠得象戲臺前頭一樣。伯顏雄高興地在人群中扭來掉去,喜得嘴岔子都咧到耳門上瞭。
  耶律旺主持婚禮,拉長腔喊道:"一拜天地!二拜祖宗!夫妻對拜!"
  新郎新慌著作揖磕頭,新媳婦站在地上不動。丫環過來啦,咋啦也不走。伯顏雄說:"你不走,就站這裡一輩子!"一說叫站,她偏掉著屁股在地上亂扭。
  伯顏雄說:"好傢夥,我的美人兒!你想當著大傢玩一套,哪好!我早想看看你哪漂亮的小臉兒,你不走,我來個不進洞房先掀蓋頭。"
  耶律旺說:"這小娘子臉蛋長得可美!人見不走,鳥見不飛,老叫驢見瞭也不踢。來吧,新女婿來個當眾揭蓋頭!"    伯顏雄倆手抓著新媳婦的蓋頭角,往上猛一掀!咦!我的乖乖娘子哎!一下露出一個高顴骨的大驢臉,原來這新媳婦正是伯顏友鄰自己的生身娘!"
  伯顏雄心裡猛一驚,緊接著,臉上羞得青一塊,紅一塊,紫一塊,白一塊。
  看新媳婦的"轟"地一聲笑起來。
  小羅鍋雙喜高興得拍著手一蹦多高。
  這是怎麼回事?原來是昨天夜裡,雙喜跳墻到伯顏雄傢,照伯顏雄的娘吹瞭三口氣,叫她變成自己的母親何氏的模樣,趁她渾身麻術,象在夢裡,把她背回自己的傢。臨走時,他掐個樹葉,吹三口氣,讓它變成伯顏雄的娘的假象躺在床上。丫環見"老太太"沒睡醒,誰也不敢喊叫。樹葉太太睡到花轎出門去抬人時,自動消失。伯顏雄的花轎在丁傢門口落地時,雙喜給伯顏雄那已經麻木的老娘梳洗打扮,頭上蒙上瞭紅蓋頭。
  伯顏雄明白過來之後,氣得面色青紫,喚傢兵將雙喜和丁正包圍,並從耶律旺手裡抓來一根鐵棍,一下子把丁正打死。雙喜取下脖子上的金項圈,將它捋直,成瞭一桿金槍。他舞動金槍,左沖右檔,殺出包圍圈。雙喜掐一朵野花,吹三口氣,讓它變成一個花朵金盆,他往盆裡頭一坐,飄飄然往空中飛去。沒想到剛飛兩丈多高,"撲塌"一聲!連盆帶人摔落在地。他並不知道,脖子上的金項圈一拿下來不知當緊,就再也飛不上天空。
  雙喜背水一戰,幹脆和敵人大拼大殺。他面迎敵,一來一往,一沖一擋,"撲出!撲出!"槍槍帶血,殺得敵人落花流水。伯顏雄、耶律旺見事不妙,抱頭逃跑。雙喜一槍挑死耶律旺。
  伯顏雄見耶律旺被挑死,跑得更快。雙喜追上去照它砍三口氣,使他變成一隻大蒼蠅,灰白色的翅膀,灰綠色的肚子,渾身毛烘烘的,除瞭頭還是伯顏雄的樣子。大蒼蠅驚慌失措地往前飛,飛不快,也飛不高。雙喜托槍在後面緊追。
  追著追著,雙喜想起來一個點子,他托著多槍往前猛一攢!他真巧得很,金槍一下子捅到蒼蠅屁股眼裡。雙喜拍手蹦著笑瞭一陣。蒼蠅屁股帶槍,狼狽逃走。
  就在這時,朝廷的援兵來到,一下子把雙喜圍得裡三層,外三層。伯顏雄恢復原形,屁股上帶槍跑過來喊道:"雙喜,快投降吧!告訴你,你爹娘已被我們打死,你若不降,我叫你和你爹娘一樣,去見閻王!"說罷,叫人拖過來雙喜娘的死屍。
  雙喜一個箭步躥上去,拔掉紮在伯顏雄屁股上的金槍,和敵人展開拼殺。紮死一群,又來一群。到底是寡不敵眾,雙喜累得呼呼喘氣,臉色蠟黃,眼看就要死在亂馬營中。"投降吧雙喜!投降瞭饒你一命不死,不投降叫你死也不落囫圇屍首!"伯顏雄舉刀高喊,一刀把雙喜肩上劈掉一塊肉,鮮血把衣裳都染紅瞭。"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俱之!"緊要關頭,隻聽一聲高叫,從空中駕紫雲飛來一位老人。此人白發白須,長眉壽目,原來是老子到瞭。
  老子脫下衣實用,用力在空中揮瞭一陣,霎時,暴風驟起,刮得飛沙石,天昏地暗,無數的神兵從天而降,殺得元軍屍橫遍野,血流成河。雙喜趁機,將伯顏雄一槍挑死。
  老子從空中落下,掏出仙丹遞給雙喜,讓他將爹娘救活。
  老子對復活過來的丁正說:"我李耳從來不殺無辜,方才死去的元朝兵丁,除十惡不赦的罪人之外,其餘的都可還陽。丁正以後要替天行道。現在,讓我把雙喜帶走。" 一甩袖子雙喜變成如意金鉤,拿起金鉤,跳上紫雲,往空中飄然而去。
  丁正夫妻,對天謝過老子,去投奔農民起義的隊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