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果樹瀑佈的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香港电影金瓶梅_香港古装三级_香港经典三级影片

  許多年以前,在黃果樹瀑佈的山坡上,住著一個種莊稼的老漢和他的妻子。老兩口年紀都有六十多歲瞭,他們無兒無女,並且一年到頭做活路,從來沒歇過一天氣,但日子總是過得很清苦。老兩口想到終日辛勞還得不到溫飽的生活,常常愁眉不展,相對嘆氣。
  老漢從年輕力壯來到這裡時起,就自己砍樹子,割茅草,搭瞭一間草房,一傢人孤單單地住著。他在屋前屋後種上瞭一百棵黃果樹,許多年來,這些樹子已經長大成林,團團圍繞著他那間矮小的草房。老漢沒事時就坐在房門口抽葉子煙,他的門正好對著前面飛瀉而下的大瀑佈。
  這瀑佈原來沒有什麼名稱。它有十來丈寬,從三四十丈高的懸巖上直往下沖,轟隆隆的聲音無日無夜地震響著,水沫象牛毛細雨一樣,飛到幾裡路外。早晨,當太陽照著瀑佈時,便現出五顏六色的彩虹。晚上,當月亮照著瀑佈下面的深潭時,潭裡又會射出閃閃的霞光。老漢就是這樣每天早晚觀賞著瀑佈的奇景。除瞭種莊稼,便看看黃果樹,度著他的歲月。
  有一年,老漢種的一百棵黃果樹不知怎的竟和往年大不相同。這一年,每一棵黃果樹開的花都比往年繁多,而且又大朵,香風在幾裡路以外都聞得到。老漢夫妻倆非常高興,他計算著今年的黃果一定比往年的收成多。當然羅!賣得的錢也要多得多。老漢每想到收入會增多,總笑得咧開銜著葉子煙桿的嘴,對他的妻子重復著已不知說過好多遍的話:"老伴,等黃果賣得錢時,你那爛襟襟的衣服也該換一件新的瞭。"他的妻子也跟著重復那句說瞭不上一次的話:"你也可以到場上去買幾斤肉來打個牙祭瞭。"
  黃果花謝瞭以後,日子一天天過去,老漢每天這棵樹看看,那棵樹看看,看來看去看瞭十多天,總不見有棵樹結個黃果米米。這時老漢又是難過,又是失望,他話也不想說,飯也吃不下,隻是一袋又一袋地抽著葉子煙。但是,有一天下午,當他象打瞌睡一樣地在傢悶坐時,他的妻子忽然在門外驚喜地叫起來:"快來看啊,黃果!"老漢象被針錐著屁股,一蹦跳起來,揉著眼睛就朝門外跑。這時他的妻子抱著一捆剛撿來的柴,正仰頭向一棵黃果樹上看。
  "你看,好大一個黃果!"他的妻子指著樹上說。
  "咦,稀奇,我怎麼從沒看見?"老漢看準瞭在樹葉叢中真的結著一個黃果,奇怪地說:"這個黃果有點怪,花謝才十幾天,它就長得比熟透瞭的還大。"
  "再找找看還有沒有。"他的妻子放下手中的柴說。
  於是,兩人一棵樹又一棵樹地找起來,一百棵樹都被他們仔細找過瞭,但是除瞭這個黃果之外,再也找不出第二個黃果來。
  "不要找瞭。"老漢對還想找一遍的妻子說:"窮人的命總是苦的,再找也找不出。"
  幾天以後,老漢傢來瞭一個稀有的客人,他是聽見關於黃果的傳說以後特地從幾百裡以外趕來的。這客人不過三十來歲,瘦長的個子活象個癆病鬼,但他的兩隻眼睛卻閃著奇異的光。有認識他的人,都叫他識寶的陜老①,而老漢卻是從來不認識他的。陜老一到老漢傢,開口第一句話就是:"老人傢,你的黃果賣不賣?"
  "黃果往年倒多,你買幾百斤都有,隻是今年年成不好,總共隻結瞭一個。"
  "我就是要買這個。"陜老說。
  "這是做種的,我還不賣呢。"老漢隨口答道。
  "賣吧,我有的是錢嘛。"陜老用誘惑的眼光看著老漢說。
  "有的是錢?你能出多少?"老漢懷疑地問。
  "二百兩銀子怎樣?"
  "二百兩?"老漢的心"咚"的一跳,他雖然曾看過一些散碎的銀子,但二百兩究竟是多少,他還不大清楚,想來一定是多上加多的銀子吧!他一想到這個"多"字,以為陜老是在和他說著玩,但看陜老的臉色卻又一本正經,並不象在欺騙。
  "二百兩你是不是嫌少瞭?"陜老說,"那就這樣吧,我給你一千兩,這就是定錢。"陜老從隨身攜帶的口袋裡拿出一個五十兩的銀錠遞給老漢。
  "不,不。"老漢看著白生生的那麼大一錠銀子,不知怎麼說才好。
  "一千兩不少瞭,你收下吧。"陜老把銀錠硬塞到老漢的手中,老漢這時真是有點糊裡糊塗瞭。他的妻子象想起瞭什麼似的急忙說:"賣就賣吧,等我去摘來。"
  "不要忙,不要忙。"陜老連忙阻止說,"這個 黃果現在不要,我的銀子也不夠。"
  "那麼你什麼時候才要呢?"老漢問。
  陜老先走到樹下看一會,又扳起指頭算瞭一番,然後說道:"再過一百天,足足的一百天,我來取黃果。但是你們要記住,在這一百天內,不管白天晚上,你們都要守著這個黃果,不準人來摸,也不能給鳥獸吃……"
  "放心!"老漢插嘴說,"我這裡一年半載也難得有一個人來。怕鳥獸吃,隻要編個籠子罩住就行瞭。"
  "不,不能罩住,要隨它長。"陜老說,"你們必須日日夜夜守著,一點也疏忽不得,不然,到時候我就買不成你們的黃果瞭。"
  "為什麼呢?"老漢問。
  "你答應不給別人說,我就講。"
  "我和我的老伴敢賭咒,就是三歲小娃兒也不給他講。"老漢拍著胸口,老實地說。
  "這——個——黃——果——是——個——寶!"陜老壓低聲音,對著老漢的耳朵輕輕地說。其實,他就大喊幾聲也沒人聽見,因為門對面瀑佈的聲音很大,老漢的傢又是孤零零地住在山坡上,一個左鄰右舍都沒有。
  "它有什麼用處呢?"老漢追問一句。
  "唔,這個……"以後再說吧!"陜老不願多講一個字,老漢也不好再問,他點著頭聽完陜老的囑咐後,就看著他走瞭。
  從此以後,老漢夫妻倆每天輪流著守在這棵黃果樹下,就是在晚上,他們的眼睛也不敢閉一閉。在老漢的懷裡,那錠沉甸甸的五十兩的大元寶,使他忘記瞭疲勞;當他一想起"一千兩"這個難以想象的大數目的,他總是取出那個元寶來撫摸一番。
  看看一百天快到瞭,老漢夫妻倆也被弄得精疲力竭,快生病瞭。守到九十九天時,老漢再也支持不住,他那刻苦耐勞的腰桿彎得象個龍蝦,一雙發紅的眼睛隻是想閉下。他想:"已經守瞭九十九天,黃果也已經熟透頂瞭,差一天不守也不要緊瞭。"但是他又想:"要是差這一天不守,被鳥獸吃瞭豈不前功盡棄?"老漢想瞭又想,最後決定摘回傢放著,以防意外。
  第二天,陜老果然如期來瞭。他沒有帶銀子,隻背來一捆絲線打的繩梯。他一進門就問:"老人傢,黃果長得怎樣?"
  "熟透瞭,昨天我已經把它摘下來瞭。"
  "摘下來瞭?"陜老吃驚地問,"讓我看看。"
  老漢將黃果捧出來,這個世間少有的黃果又香又大,大得象南瓜。陜老看瞭一陣後,嘆口氣說:"可惜差這一天,力氣就不足瞭。"
  "說來說去,這個黃果有什麼用喲?"老漢問。
  陜老用手指著對面的瀑佈,對老漢說:"這個瀑佈下面的深潭,是一個聚寶坑,有人知道潭裡面金銀珠寶很多,就是沒法子去拿。這個黃果就是打開深潭的鑰匙,可惜還差一天你就把它摘下來瞭,恐怕力氣還沒長足,打不開瞭。不過我們可以去試試。"陜老說完就抱起黃果,背著繩梯,走到瀑佈下邊的深潭邊。老漢夫妻倆幫著他把繩梯捆在潭邊大石上。捆好後,陜老兩手捧起黃果朝潭中央一丟,稀奇古怪的事情即刻發生瞭:上面轟隆隆流著的瀑佈突然靜止不流,下面的深潭也一下子幹巴巴的。老漢夫妻伸頭向潭內一望,隻見黃的白的發著亮光的金子銀子、珍珠寶石,象石頭砂子一樣堆滿潭底,中間還夾著不少的大小鐵箱。陜老滿面喜色地將繩梯甩進潭裡,抱著它一溜滑到潭底,他在潭底非常迅速地把黃果撿來挾著,立即又提瞭一口小鐵箱慌忙沿著繩梯爬上來。正當他爬到一半時,陡然間,天崩地裂似的一聲巨響,嚇得老漢夫妻目瞪口呆。原來上面的瀑佈非常兇猛地沖下來,下面的深潭也在一眨眼之間就漲滿瞭水。等老漢神志清醒時,他們面前除瞭那架繩梯,再也看不見陜老的蹤影。
  老漢搖著頭,嘆瞭一口氣,從懷裡拿出那錠已被摸得發亮的銀子,毫不猶豫地丟進深潭中,回頭對妻子說:"這不是我們莊稼人應得的東西,留著它是一點用處也沒得的。"
  從這以後,這個瀑佈就被人叫做黃果樹瀑佈。雖然人們知道瀑佈下面的深潭裡,至今仍然堆滿金銀財寶,可是人們再也找不到打開它的鑰匙瞭。